商学院 西南政法大学 Business School of SWUPL

对北大试行“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的思考

作者:来源: 发布时间:2010-09-10 13:38

        高考制度实行这么多年来,纵有万般不满,但目前尚无取代的更好的选拔机制,毕竟在高考面前人人平等,拿分数说话,谁都无可争议。眼下议论沸沸扬扬的“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的实施,是北大发出的另一种声音。尽管对于它的呼声微弱,质疑声不断,但无论如何,北大试行“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至少是对高校自主选拔录取政策的积极探索,是建立和完善教育诚信体系的有益尝试。
        这个新鲜尝试的初衷无疑是美好的,但在实践操作的过程中却面临尴尬的处境,究竟拿什么作为推荐标准?北大的这项政策的出台,一再强调了“增量改革”,即在不减少其他自主招生学生数量的前提下,吸收不同类型的优秀学生,培养多样化的人才。这在各中学校长的解读中也是具有连贯性地认为这项举措应该推荐那些在某方面有特殊才能的诸如钱钟书、吴晗一辈的怪才、偏才,但不是每年都有这样的特殊人才,然而即使有这样的特殊人才,对于评定的标准又如何才能提高含金量、提升可信度,以至于足以让人闭嘴,不牵扯贪污腐败一类的假设?
        在这方面,笔者认为北大的实施细则与初衷有自相矛盾的地方。
        首先,北大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比如,严格的中学准入制度。近期公布的39所具有“实名推荐”资质的的中学,无一例外是全国重点中学或者是名校,没有一所农村的学校。这让人不禁心生疑惑,难道特殊人才只存在于重点中学?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并且与“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追求公平的出发点也是南辕北辙。由于教育资源的失衡,农村孩子上重点中学越来越难,比例越来越低。能否上重点中学的其一条件是成绩,家庭经济状况也是必备条件,试想,那些碍于成绩偏科而未能进入重点中学门槛或者出于对家庭负担的考虑而被迫选择一般中学的怪才,能说他们没有特长,能说他们不优秀?又为何不能给他们机会呢?这样的制度从一开始就将他们拒之于千里之外,又如何体现公正公平?
        其次,标准的制定模糊不清。既然是付诸实践的政策而非理论性的改革对策,它的早产注定了它诸多的不成熟。学科特长突出,显然是一个模棱两可的抽象概念。假设以学生参加各项比赛的获奖情况作为标准之一,那么参加全国中学生数学竞赛获奖和参加全国中学生桥牌比赛获奖,哪一个的认可度高、分量重呢?尚无论断。在推荐名额确定的情况下,他们未必都能如愿被校长推荐,校长的诚信度遭受无端质疑。无奈之下,校长们纷纷打出“学业发展优秀,综合素质发展优秀”的标准,而具备如此条件的学生凭借自己的能力也能考上北大。 因此,这项政策的实施标准找不到回家的路,引发猜测,是北大的“掐尖”行为还是吸收特殊人才。
        另外,北大的这项举措有越俎代庖的嫌疑。在中国现行的教育体制之下,中学的校长首先是一个行政职务,其次才是教书育人,学校作为事业单位,是全民的国家的,并非校长个人所有,不应该是由北大授权实名推荐,而只有建议教育部改革的权利。虽然教育部力挺其是有益的尝试,但未采取配合的实行办法,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教育部在理论上的支持和在可行性上的旁观,就像父亲聆听孩子的一个新想法,给予精神上的鼓励。
        近日,北大又把“孝道”作为自主招生的基本条件之一,目的在于复兴儒教,复兴国学,让中国的传统文化真的兴盛起来,引发多方议论。且不论北大在五四运动中高呼“反孔非儒”的口号而如今又重拾的唐突莫名,论及考量标准和考证途径,无不让人不知所措,无从下手。
        无疑,北大是中国教育制度改革的积极探索者和领航者,她的思考能力和自信程度自是众多高校所无法企及的。但北大似乎找不到自己的价值定位,无论是西方的传统还是自己的传统,在作出改良政策的时候显得未免有点仓促和空洞。北大的尝试,与其说是特立独行,不如说是冲锋陷阵的楷模,她没有妄言必胜,但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魄力。今日有所想,明日就有所作为,也许要到达这个时间要很久,只有不断尝试才有进步的空间。“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度”,或许,它的将来是一种变型,一种衍生物,一种有别于寻常的推荐制度,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推荐制度。到那时回看现在,犹如金秋时分,一个成熟的人在回忆淘气的童年。

 


分享:
访问量: